首页 > 地方专版 > 八仙走普陀

八仙走普陀

下载

八仙走普陀

有一年,上八洞神仙汉钟离、张果老、铁拐李、曹国舅、吕洞宾、韩湘子、蓝采和、何仙姑,兴致勃勃地去游普陀山。俗话说: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在那滔滔的波浪上,只见汉钟离袒胸露肚,笑嘻嘻地盘坐在一把蒲扇上,背后站着神采飞扬的吕洞宾;张果老倒骑毛驴,铁拐李脚踩葫芦,两人打诨逗趣,又说又笑;曹国舅脚踏两块云板,东张西望;韩湘子横吹笛子,骑在浪头上;蓝采和左手托花篮,右手采浪花,站在荷叶上的何仙姑为他指指点点。他们一路上穿波谷,越浪峰,饱赏大海风光,好不逍遥自在。

突然,一座小山似的青灰色海礁,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八仙开始并不介意,欲从旁边绕过去,谁知这块巨礁竟会移动:八仙往左,它也移向左;八仙往右,它也移向右。吕洞宾不耐烦,一个纵身跳到礁石上,不防这块礁石精光滴滑,吕洞宾滑了一跤,恼得他抽出宝剑就砍。无奈这礁石竟像海绵一般,剑砍下去一条缝,剑提起来又合拢了。众仙十分惊奇,正欲上前帮忙,坐在蒲扇上的汉钟离却大叫不好。话音未落,忽听得哗啦啦一声巨响,一条水柱凌空窜起,接着便恶浪飞卷。汉钟离等七仙慌忙收了宝器,跳到云端上;吕洞宾慢了一步,弄得浑身湿透。

八仙喘息未定,从云端低头一看,哪里是什么礁石,分明是一条大鱼!这可把八仙气坏了,吕洞宾、铁拐李、曹国舅摩拳擦掌,正想发作。何仙姑说:“诸位暂且息怒。对面就是普陀山,我们还是先到那里去歇息,再从长计议吧!”汉钟离、张果老等点头赞同,于是八仙各自驾起祥云,来到佛顶山。

佛顶山上石林耸立,山花盛开;山下绿树丛中,钟声悠扬;山外碧波万顷……可是八仙都无心观赏。吕洞宾气咻咻地嚷道:“不除此妖,誓不罢休!”张果老劝道:“那妖鱼十分了得,恐怕一时难以取胜。观音大士住在这里,熟悉海情,我看还是去请她帮忙吧!”汉钟离等觉得张果老说得有道理,便欲起身到潮音洞去请观音。吕洞宾一迭声地阻止道:“不可不可!连小小的妖鱼都降伏不了,还称什么八洞神仙?岂非被观音大士取笑!你们不敢碰他,我一个人去!”说罢,径自驾起祥云走了。曹国舅说:“不能让老吕吃亏!”也跟着走了。众仙见此光景,也只得随后赶去。

众仙到了那个地方,只见那鱼口喷水珠,尾拨浪花,耀武扬威地来回游动。吕洞宾一见更气,举起宝剑劈头乱砍。谁知那鱼猛地将尾巴一扫,早将宝剑扫到水里去了。铁拐李和曹国舅一看,急忙举起拐杖、云板,狠命打去,那鱼将背脊一拱,拐杖和云板却被弹到半空,滴溜溜地乱转。张果老和韩湘子用葫芦和仙笛猛击,那鱼喷出一股水柱,将葫芦和仙笛冲上云霄。汉钟离摇着蒲扇,扇起半海浪涛,那鱼却在浪涛间穿来穿去,更显得快活无比。蓝采和提起花篮正欲抛下去,却被何仙姑拦住了。汉钟离拍拍肚皮说:“没有别的办法了,走,只有上潮音洞请观音大士去!”众仙点头赞同。吕洞宾仗着身边还有几件宝贝,仍不肯去请观音。何仙姑问他:“你知道这鱼的来历吗?”吕洞宾摇摇头。何仙姑笑道:“你连它的来历都不知道,如何能战胜它呢?”吕洞宾被问得瞠目结舌,只得跟在大家后面,向潮音洞而去。

那潮音洞是观音听潮的地方,洞深百尺,巉岩峭壁,浪花飞溅,水雾缭绕,别有一番气象。八仙到了那里,耳闻潮音,如同雷霆万钧;目睹浪涛,犹似万马奔腾,不觉称赞不绝。这时,善财与龙女从洞内走了出来,上前稽首道:“八位上仙,菩萨来了!”八仙这才回过身来,只见观音大士头戴璎珞,身穿素服,项挂环佩,腰系锦裙,右手托着净瓶,左手执着杨枝,脚踩莲台,面挂笑容,徐徐走近前来。

双方见过礼,汉钟离将半途遇妖鱼袭击,特来请她相助之事述说了一遍。观音含笑说:“八仙都奈何它不得,我更是力不胜任了。”吕洞宾一听,马上接过话头说:“既然如此,我们走吧!”张果老瞪了他一眼,向观音笑道:“欲除妖鱼,非大士不可,万望勿辞!”何仙姑、蓝采和也齐声恳求:“大士就辛苦一遭吧!”观音无奈,便叫善财到紫竹林采来一条细长的竹枝,然后就与八仙同行。吕洞宾暗暗好笑:“一条竹枝算什么宝贝?我倒要看看她怎样除法!”

再说那条鱼连胜八仙两阵,十分得意,竟将八仙的宝剑、云板、葫芦、拐杖、仙笛收集起来,在水面上玩起“杂耍”来了。八仙陪同观音到了那里,它正玩得起劲。吕洞宾、铁拐李、曹国舅气得七孔冒烟,心里大骂妖鱼,不该在观音面前杀他们上八洞神仙的威风!观音暗暗看在眼里,故意高声说道:“上仙不必动怒,此乃东海鳌鱼也,待我收服它便了!”说罢,收起莲台,轻挥竹枝,一脚踏上鱼背。那鳌鱼猛觉背上似有万钧之力,便狂窜起来。观音不慌不忙,左手扯住鳌鱼的背鳍,右手用竹枝拴住了鱼鳃,喝道:“孽障!快还了宝器!”此时鳌鱼已经动弹不得,便乖乖地将宝器丢还给了八仙。

八仙看观音毫不费力地收服了鳌鱼,不觉暗暗敬佩。偏那个多事的吕洞宾不肯罢休,提起宝剑要杀鳌鱼,谁知反被鳌鱼喷了一身咸苦的海水。观音微微一笑,将手中的竹枝一拉,鳌鱼懂事地点了点头,驮着观音,乘风破浪,向普陀山潮音洞飞驰而去。八仙面面相觑,再也提不起游普陀山的兴趣,便怏怏而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