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地方专版 > 《马戏团的动物明星》

《马戏团的动物明星》

作者 沈石溪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01
大象莎鲁娃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马戏团训练动物演员,是件很吃力的事情。无论哪种动物,似乎都缺乏为艺术献身的精神。勤学苦练,积极上进,发奋努力,自觉工作,这样的动物演员是找不到的。只有针对不同动物的弱点,采取不同的手段,不断施加压力,才能迫使它们完成高难度杂技动作。

       对于动物演员,通常使用三种手段:一曰“食物引诱法”:二曰“体罚威逼法”;三曰“爱的教育法”。所谓“食物引诱法”,就是等动物演员饥肠辅镜时,用美食做诱饵,促使它们按驯兽员的意图去表演,当它们完成指定动作后,就将美食喂给它们,动作完成得越漂亮,得到的食物也就越多。久而久之,必然形成条件反射,它们晓得只要在排演厅或舞台上努力表现,就会有好东西吃,于是就会很卖力地去完成那些杂技动作。所谓“体罚威逼法”就是在动物演员不听指挥胡闹耍赖时,亮出鞭子、棍棒、镣铐、禁闭室等刑具,杀一做百式地进行必要的惩罚,或鞭答或棍抽或锁上镇铐或关进禁闭室。任何生命都有避免肉体痛苦的本能,它们遭受过一两次体罚后,会在大脑皮层留下惨痛的记忆,以后一见到驯兽员亮出相同的刑具,就会立刻勾起痛苦回忆,为避免再次受皮肉之苦,只有规范自己的行为,乖乖服从驯兽员的调遣。所谓“爱的教育法”,就是驯兽员通过喂食、梳理皮毛、玩耍逗乐等方式,充分体现关心爱护,取得动物演员的高度信赖,以心换心,与它们建立深厚感情,为了报答这种爱,为了维持这种爱,为了不让长期照顾自己的驯兽员面子难看,不少动物演员会克服畏难情绪,接受严格的马戏训练。

       不同种类的动物秉性差异很大,同类动物中不同的个体脾气也各不相同,因此,要根据具体情况区别对待,灵活使用三种手段,才能达到预期目的。例如训练狗熊演员,狗熊是动物界有名的饱鬼,贪婪好吃,胃口很大,通常使用“食物引诱法”即可使其就范;而训练犬科动物就不一样了,狗是情商指数颇高的动物,狗的行为常常受感情左右,光用“食物引诱法”效果不佳,还必须同时使用“爱的教育法”,才能最大限度调动狗排练节目的自觉性;但假如训练的是猴子演员,猴子天性顽劣,“爱的教育法”作用不大,必须施行“体罚威逼法”,让调皮捣蛋的猴子有所畏惧,它们才肯为马戏事业效力。

       总的说来,无论猛兽演员还是食草动物,无论性格懦弱者还是秉性刚烈者,只要能巧妙运用三种手段,或单项使用,或主次搭配,或合理组合,都能产生积极效果,最终使它们成为马戏舞台合格的动物演员。

       谁也没有想到,这三种在其他动物演员身上行之有效的训练手段,在新来的大象演员莎鲁娃身上,却丝毫不起作用。阳光大马戏团原先的大象演员恒河郎,四年前因年老体衰被淘汰了。舞台上没有大象演员,是很煞风景的事。大象体格魁梧,是目前地球上最大的陆生动物,在舞台上亮相,场面立刻就会显得壮观。大象在童话中,历来属于善良与正义的化身,观众对大象演员总是抱有好感。大象戏路子很宽,灵巧的长鼻子能吹奏口琴,鼻尖能卷起鼓榈敲锣打鼓,且有音乐细胞,巍峨笨重的躯体能扭出地道的迪斯科。最难能可贵的是,大象性情稳重宽厚,既不会欺小凌弱,也不会向猛兽屈服,可与各种动物配戏。可以说,大象演员是马戏舞台上不可缺少的动物演员,没有大象演员,总觉得是重大缺憾。

两年前,阳光大马戏团负责业务工作的高导演到西双版纳去采风,在中缅边境一个名叫曼广弄的寨子发现了一头大象,这头大象叫莎鲁娃。它当时十岁,属于“花季少女”。据饲养它的傣族老乡说,这头象是在森林里捡到的,捡到时它才两岁,当时它一条前腿被毒刺扎伤,走路一病一拐。身边没有成年象陪伴,两岁龄的幼象,是无法独立生存的。要是弃之不顾,不是饿死就是被虎豹豹狼吃掉。那位傣族老乡把它带回寨子,拔掉它腿上的毒刺,养了起来。有两件事引起了高导演注意,第一件事是,那天恰逢过泼水节,寨子里男女老少聚集在打谷场一边泼水一边跳一种名叫“依腊贺”的民族舞蹈,伴奏的乐器是象脚鼓和芒锣,有意思的是,莎鲁娃也挤进欢乐的人群,跳起了“依腊贺”。高导演仔细观察它的舞步,节拍踩得相当准,身体随着音乐节奏左右摇摆,还真跳得有滋有味呢;第二件事是,寨子里有所小学,学校有块篮球场,孩子们玩儿篮球时,莎鲁娃就会站到边线外,充当义务捡球员,一旦篮球飞出边线,它就会奔跑过去捡球,然后用长鼻子钩住篮球,抛还给篮球场上的孩子们,它抛球的动作娴熟而有趣,鼻子像弓一样弯曲上翘,柔韧的鼻管强有力地弹射,篮球便飞出去,准确地落在孩子们中间。

       据那位傣族老乡说,从来没有人教过莎鲁娃跳“依腊贺”或抛挪篮球,都是它在旁边看热闹,看多了自己就学会了。

这是重要依据,说明莎鲁娃确有艺术潜质,只是养在深闺人未识而已.....